可爱的元元酱

新手,短篇向,不定期更新

带孩几


酒茨开始带孩子了
带的夜叉
是的我沉迷夜叉是他俩儿子梗
本来酒茨不想带孩子
把小夜叉扔给姑姑
结果姑姑直接来个伞剑
放话说自己孩子自己养
酒茨只好认命带孩子
带小夜叉去捏大蛇
点备战后两人钻观战区
酒杯一拿身子一躺
一个开始吹吞一个傲娇(?)地表示闭嘴
就剩下小夜叉在场上目瞪口呆
一妖崽面对大蛇
还是第拾层的
不到两秒结束战斗
大蛇照例乱狂舞一番
回去补觉
酒吞啧了一声
这么弱怎么可能是我的后代
茨木点头
挚友所向披靡,手捏大蛇脚踩麒麟无人无敌,哪是一只小妖能比的上的……
闭嘴。
是的挚友,好的挚友。
躺在地上的小夜叉伤痕累累,
手握着三叉戟
想着等自己六星了一定要黄泉之海海海海海海叉翻这两只大妖
在心中意淫百万遍如何干翻酒茨时
一双大手把小夜叉从地上拎起来
两只大妖一上场
一股威压碾压着御魂塔第拾层
躲藏起来的妖怪瑟瑟发抖
看好了小鬼
想当我大江山鬼王和二把手的孩子就这点实力可不行
浓烈的妖气触发了战斗
起床气×8的大蛇探出身体
张着血盆大口耀武扬威
不经意间
一只巨大的鬼手出现
随着茨木超有气势的念白
鬼手捏爆了大蛇
多么漂亮精彩的一瞬间
两位大妖的身影刻画在小夜叉的心里
一句“霸霸”差点脱口而出
后来
两位威风凛凛的大妖像死尸一样躺在地上
比被大蛇怼的夜叉还惨
一把伞剑横在酒茨头顶
姑姑简直快气死了
一看到小夜叉浑身是伤的就忍不住心疼
夜叉才多大啊你们就敢让他一个崽怼大蛇
是不是觉得自己干得过八岐大蛇就很行啊
那我就跟阿爸说说
把你们换进主力里
折腾死你们
说完
抱着小夜叉走了
酒茨就保持着脸朝下的姿势
酒葫芦扔在一旁
酒气四溢
酒吞问
要喝酒吗
茨木猛地抬头
要!
两只大妖迅速起身
拍掉身上的尘土
又成了日天日地的大江山鬼王和他的二把手
找到一处阴凉的地方
碰杯对饮
丝毫不见刚才被训的迹象
等日近黄昏
才回到寮里
结果被阿爸逮住
两位咸鱼大佬
夜叉以后就你们带了
要是以后再乱来的话
我就用茨木和隔壁换大天狗
酒茨闻言互相对视
真•认命
从此以后
刷副本打麒麟捏大蛇成了父子(?)三妖的日常生活
不,还要加一项
在夜叉面前秀恩爱
这种日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好
但是小夜叉
是个会记仇的熊孩子
不惜牺牲人设通过装可怜让姑姑帮忙教训两个熊家长
而且还擅长实力甩锅
犯了什么错搞坏什么东西说错什么话
都说
是酒茨让我这么做的
等被酒茨教训了
再跑去姑姑哪里告状
酒茨简直气的牙痒痒

段子

学渣:“学神,你还有什么事情学不会?”
学神:“有,我还学不会怎么跟你告白。”

是,我写的东西没文笔没人气没点击量,但这是我怀胎生下来的宝,凭什么就可以让你抢走换身衣服挂你的名!我的娃终归是我的和你没关系。

——致哪些盗文抄袭还理直气壮的作者和抄袭支持者

酒归茨宇:

木可柒:

摸鱼画了一组酒茨2048玩,地址→酒茨2048

(点不开的话我评论里再放一次)

前面Q版,后几个正常画风,最后是酒茨小福利,希望大家能通关看到_(:з」∠)_

(图是随便推着截的←喂×)


    每年冬天来临之前,总要耍一些小把戏,明明秋风萧瑟,红花落叶满地,偶尔一场雨犹如已经来临。
    真正的冬,让人喜,也让人愁。
    喜的是暖冬,十二月初,正午日当头,搬张椅子坐于廊下,享受日光的美好。
    愁的是严寒,明明阳光大好,却突然降温,多穿几件总嫌不够。
    从来都不喜欢冬天,户外的冷风就像书上说的像镰刀一样往人脸上刮,关上窗也没用,那风循着缝丝丝钻进来,冻得人直发抖。
    因为冷,总离不开任何可以发热的东西,热水壶、暖宝宝,手机也不离手。身体暖和了,便懒洋洋地不想动,冬天似乎被推开得远远的。
    南方的冬天虽说不会下雪,却能把一个汉子冷得直跳脚。
    可是一直好奇,北方的冬、北方的雪是个怎么样的景象。想象中,北方下着鹅毛大雪,屋檐下垂着的一根根冰锥,树上挂着晶莹的冰霜,很美。
    北方的冬天不似南方的阴冷,它应该带着一股硬气。
    我向往着这样的冬天。
    冬季里也是有喜庆的色彩,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处处鞭炮喧鸣——春节。春节是春天的敲门砖,虽然温度还没回升,但是人们感到一股暖意,从心底到身体,在通过欢声笑语传递给每个人。
    春节才是真正的暖冬。
    可是啊,冬天要走,却总是一步三回头,。本来是春意盎然,四处鸟语花香,突然一阵倒春寒,冻住了天地,提醒人们冬天并未走远。等它真正离开,梅雨季便随着到来。
    麻烦的冬天。

试水

看看要不要续写吧
要不要呢?
果然废话太多了😂
——————————
在某一天,有两只大妖喝醉了滚到一起
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留下两团浓郁的妖(精)气,形成一个鬼胎,由天地孕育
过了一段很久的时间
鬼胎自然分娩,诞下一只妖怪
妖怪头上长角,凶神恶煞,自称恶鬼,名为夜叉
夜叉凭借天生强大的妖力闻名一方
但其实因为自身还太小成了其他妖怪欺负的对象
可小夜叉并不服气,屡败屡战
这被路过的前风神一目连大人看在眼里,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
便把夜叉带到荒川,让荒川之主收留他。
荒川之主表示十分嫌弃
收养还不到一年
小夜叉成功化身熊孩子,在荒川大搞事情
抢了椒图姐姐的珍珠膏,毁了河童和鲤鱼精的定情信物
闯入武器库偷出一把三叉戟,一招黄泉之海将金鱼姬送上天
十分恶劣
甚至在某天深夜潜入一目连房间准备把龙偷走,还没行动就把荒川之主给吵醒了
真的非常恶劣
荒川之主把小夜叉收拾了一顿
扔给爱宕山的大天狗,和小妖狐一起学习如何稳定输出
又隔了一段时间,大天狗又把小夜叉送回荒川,原因是妖狐会学坏的
就这样来来去去
小夜叉终于长大了,开始独自一妖闯荡江湖
在离开之前
踢翻了无数碗狗粮

贺安少年时
第一次知道同性恋这个名词
是因为一个学长
学长人很好,成绩也很好,曾参加过学校的学生会
在贺安知道学长之前,似乎每个人都在夸学长
在贺安认识学长之后,死亡和学长绑在一起
跳楼
在课间操
当着全校近千师生面前
一跃而下
因为同性恋
贺安试着去了解学长的生平
在学校贴吧上
全是辱骂
丝毫不见伤心与怜悯
恶意灌满了这个小小的贴吧
点赞数最多的帖子
在狂欢
一个变态的死亡
变态
变态
变态
什么时候
梦里的贺安成了匿名者攻击的目标
因为同性恋

冷风吹
雨落地成梅
缤纷满天飞

一句话灯刀

“我来说个关于妖刀的故事……”
“……然后她就和一盏灯在一起了。”